毞毞粗き啎聆
芢熱ㄩ毞毞粗き羲蔣盪妢眕摯郔陔毞毞粗き芘蛁湮咯
蠟垀婓腔弇离ㄩ忑珜 > 毞毞粗き軗岊 > 淏恅

毞毞粗き數赫,碩鰍醫栠ㄩ盓諒湮悝汜笢扻;;游鏍赻楷椎ヴ蚾諾覃

釬氪ㄩadmin 懂埭ㄩ毞毞粗き啎聆﹛梪琭2019-07-05 06:05﹛梓ワㄩ
  • 毞毞粗き夥厙黎子珍反對派勾結外力,要求西方國家干預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反而指中央對修例發聲是干預、破壞「一國兩制」,這完全顛倒了政治倫理。中央本來就有權有責,反對派說成干預;外部勢力根本無權置喙,反對派卻主動邀請他們干預。這種錯亂的政治倫理,令人質疑反對派議員到底效忠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立法會表明,中央支持修例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中央希望香港成功落實「一國兩制」和維持良好法治。她又直斥部分反對派議員雙重標準:「如果中央說兩句話就是干預、破壞『一國兩制』,部分議員去到很遠的地方,邀請外國介入,卻是理所當然?」反對派到底效忠誰反對派議員自今年3月起,頻頻外出要求歐美國家干涉香港修訂《逃犯條例》,損害香港和國家利益,令人質疑究竟他們效忠哪個國家。特別是在中美貿易戰升溫的背景下,美國與香港反對派一唱一和阻遏修例,顯示美國根本把香港反對派當作危害中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危害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政治棋子。在這種情況下,中央當然不能再隱忍退讓,不得不出手反擊。國務院港澳辦及中聯辦分別表明支持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代表中央作出完全支持本港修訂《逃犯條例》的重要表態,這本是「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合憲合法更是合情合理,但卻遭到反對派政客的無理攻擊。邀請外部勢力干預的反對派,馬上出言指責中央「干預」,有反對派議員甚至聲稱中央政府表態是「醜惡地介入」修例,很難想像,這是出自於宣誓效忠基本法的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之口。反對派議員的「醜惡」表演,完全顛倒了政治倫理。對國家效忠是從政者必須遵循的基本政治倫理,也是基本的政治要求。因此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的效忠誓言,意味茈萿k會議員必須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中央本來就有權有責,反對派說成干預;外部勢力根本無權置喙,反對派卻主動邀請他們干預。這種錯亂的政治倫理,令人質疑反對派議員到底效忠誰? 反對派顛倒政治倫理涉嫌發假誓修訂《逃犯條例》,是「一國兩制」下香港自治範圍的事,是中國內政。修訂《逃犯條例》不但不會損害「一國兩制」,反而使「一國兩制」更加完善。這與美國和西方沒有任何關係,無論從什麼角度,外部勢力都無權置喙。反對派卻不顧基本政治倫理,變本加厲要求外力干預。反對派的行為明顯違背了誓言,效忠了錯誤的對象,失去了特區議員應有的尊嚴和資格。作為特區議員,為美國提供彈藥危害國家和香港,他們還有什麼資格當香港特區的立法會議員?外國也有反對派,然而是忠誠反對派,不管多麼不滿意現政權,他們都忠於自己的國家,絕不會勾結外部勢力,做出損害本國利益的事。維基百科對此解釋:「在政府的議會制度中,忠誠的反對派是立法機構中的反對黨。『忠誠』一詞表明,雖然非執政黨可能反對現任內閣的行動,但仍然忠於政府權力的來源。」《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區的憲制基礎,立法會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架構,立法會議員必須忠於特區政府的權力來源,豈可勾結外部勢力,做出損害國家和香港利益的事?效忠國家是普世慣例,更是基本政治倫理。例如,美國國會兩院新會期和美國大多數各級政府的會議開始時,全員要宣誓效忠。誓詞中的「不可分裂之國度」(indivisible),就是防範和懲罰分裂和叛國的法律規定。美國法律規定叛國罪終身不得在美國擔任任何公職,遑論參選議會。在美國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中,規定參眾議院議員和任何州政府官員,若在宣誓效忠憲法後鼓動叛亂或協助美國的敵人者,取消成為議員的資格。美國憲法作出如此嚴格的規定,正反映在主權及國家安全的問題上,並沒有任何含混的空間。在美國全面遏制中國,對中國極限施壓的情況下,反對派公然明目張膽邀請美國和外部勢力損害香港和國家利益,如此顛倒政治倫理,涉嫌發假誓,不僅須受到嚴厲譴責,而且須依法承擔法律責任。蚳模ㄩ儅憤楷桯勤貌壽炵岆匙昹弊囀豗蹦翋霜抻枒※珨湍珨繚§釩祜﹜笭ゐ笢匙壽炵﹜す算匙昹迵笢藝謗弊腔壽炵##岈妗奻ㄛ珩淏岆秪峈笢匙壽炵腔笭猁俶迵葩娸俶ㄛ符鍔俋賜莉汜賸絊嗣壽衾蘆檄溼貌腔趕枙﹝蝥拏鶻茬埰葙腔儂頗ˋ鎮夢汜膘祜ㄛ參阨彆睿巠磁汜勛腔忣粕ㄛ炴補噱溫婓脰撓﹜域鼠袤脹艘腕獗﹜椹袎繭蔥警媟膛遞珜太考埩繉奲礗皈鶻蚘葙扜諴盃D牄隒羉I蚘勝蟾葙腔倓內迖倛炒銘最繳芠芧楂朱鈲廜性葀芊〩捆ぐ攫脹粕こㄛ峈佸д廜忝▼紫麵√鞢

    ﹛﹛濘癆瑞俴ㄛ瞳わ需鏍淉習婌邈華﹛﹛4堎1掁疥珗崝硉阭阭薹狟覃忑掁疥閨睆荓捩△齟さ(嘐假)褪撮衄癹鼠侗彶善賸陔阭薹輛諳崝硉阭阭等ㄛ阭等阭薹峈13%ㄛ誕狟覃ヶ熬屾賸3跺啃煦萸﹝2019爛4堎場ㄛ控儔庈庈部潼奪擁﹜庈阭昢擁﹜庈佹牝蝐ˇ痋〨邿城移痋〦佸鵊靇倬疚亄縑〨倜◎蕨姣踢奪燴笢陑鞠窒藷薊磁荂楷賸▲壽衾枑詢わ珛羲域虴薹腔籵豢◎ㄗ籵豢〃2019○10瘍ㄘㄛわ珛羲域奀潔婬枑厒ㄛ控儔わ珛羲域妗珋郔辦珨毞城儥獺ㄥ羉鯕葑銀玴羌Щ巏諧雽蹎鯜輕庣姪祁亂獢

    ※漆鰍衄覂謎疑腔詢嫌痲藏蚔楷桯ヶ劓ㄛ釬峈帤懂詢嫌痲俴珛腔植珛氪ㄛ扂珩砑蚚赻撩腔贗薯ㄛ峈赻撩模盺腔膘扢瓬珨爺薯﹝秪森珨源醱猁Ч覃精栨鍛鰍恅趙腔儕朸ㄛ鍚珨源醱猁楷閨※珨弊謗秶§蚥岊ㄛ質翑誠凰婓岍賜恅趙蝠厘笢腔冪桄ㄛ蟾擠褆牉嗣佹佌甂邿腔汜魂﹜佷砑﹜扦頗秶僅睿恅趙換苀﹝﹛﹛擂賸賤ㄛ笢刓蝠劑籵徹扢蕾115跺扦頗儂凳ㄗ27模イ陬种忮妀﹜8模媼忒陬庈部﹜44模儂雄陬假姨暱齞嬣暺凳﹜32跺蚘淉厙萸﹜1模悵玸鼠侗﹜3模窅俴督昢桴ㄘ測域陬毅奪珛昢ㄛ芢雄※扦頗域§姻磔抰炒疥羌陏騑藜魽3鼠爵督昢式悵牲盒嚓繂舒126勀豻跁˙籵徹封邽壨舒騊耤G昢督昢笢陑扢离赻翑笝傷源晞庈鏍赻翑域燴陬毅奪珛昢ㄛ衄虴賤樵庈鏍腔蝠奪珛昢※赻翑域§恀枙˙肮奀ㄛ笢刓蝠劑湮薯芢俴※厙奻域§ㄛ庈鏍褫眕籵徹忒儂app※蝠奪12123§﹜※笢刓蝠劑§峚陓督昢瘍呴奀呴華域燴陬毅奪珛昢ㄛ僕域燴珛昢177勀豻跁˙陬奪垀遜扢蕾賸※劑蚘磁釬誑薊厙厙域笢陑§ㄛ桴飌嚓穛劂閥丑Ⅸ鬮篜熉黖珛昢湛400豻跁﹝

    ㄗ3ㄘ絞珨跺質棵腔汒譫﹜婘譫﹜汒覃氪眳潔腔脯棒堤珋穫嗎腔奀緊ㄛ珨啜眕汒覃腔脯棒峈翋﹝毞毞粗き羲蔣盪妢蝜涴欴腔夤癩婓扦頗奻梩賸奻瑞ㄛ蔚坋煦謁窕﹝涴憩猁⑴樓Ч福盚蛣聜狠韥輔談畏福硨鉠廕洁

    坻桶尨籵徹扂蠅旃炾茠ㄛ籵徹扂蠅鑠捄啤ㄛ鑠欱堤珨蠶夔劂崨跦扦⑹價脯腔弅膛疥替斑妅肥疰З譬騛瓟ㄛ峈妗珋笢瓟狻楛晻畎舜窏佸鬅▼絲昢酕堤僚瓬﹝涴虳踏毞艘懂湍覂撓煦炰覜腔備彖岆崋繫懂腔ˋ郔腴猁湛善妦繫撰梗符夔掩備峈※釱§ˋ妦繫佪奿埣郇紗樨耘ㄢ不褡笛散蒮庰贏媝翕奿堀ぬ硉懇隀諾瑱或帎熏繂銨蟬煩驐牴廗A笘動衱郕僆鉠郱事韍脾й堈鼢奎鵅ˊ掁皇愨蘁橯琚擁俴戀橯·ヶ朓蹦耋▼笲斐濂寞斐珛氪蹦抭楷桶栳蔡ㄛ掛恅跦擂栳蔡囀楙燴﹝

    涴蠶曇崌滬裔賸珂汜植奻岍槨50爛測祫70爛測跪跺奀ぶ腔釬こㄛ湮善刓阨操秶苤善斐釬翌詨ㄛ抎賒笢衄刓阨﹜冼鵅Ⅲ乖鞢〨曋見牴墓倓媄銵〩棞插1皛首邲芼音ㄛ笱濬猿蜓ㄛ價掛奻褫眕毀茬堤珂汜腔眙扲瑞簷﹝8堎23掁牲模潼舷巹埜頗頗肮郔詢佸騇侃滿I賹菙佸鬄麮嬦滿Ⅰ城眷縑卄熀輔螟的牁3慼飪寔痗奡棩匿騇詰黻蜈噫俋婓枅刱敝集詰埰袢贏姜獢楠疣完珆翍ㄛ楷票絞桴邲釓衛俋枅刱掩媢芘偶ㄛ森綴翋雄赻忑腔俋枅刱捲辣珆鶶不疣帠氶偭畋禶植式情5堎6掁狩м蓅稂笣庈踢阨⑹帤懂繚誰耋睿瘀銖怢誰耋絨熒昢笢陑艘善ㄛ嫁肵氈埶﹜褪撮极桄奩﹜芞抎堐擬弅脹珨茼整哄

    湔揣ん婓忒儂﹜杅擂笢陑腔督昢ん脹源醱腔妏蚚摹曄崝樓ㄛ梩善圉絳极淕极腔傖酘衵﹝ㄗ假翩ㄘ(孮晤ㄩ珔赽埼(妗炾汜)﹜窇旮)笢弊啞嬴眳繚珨隅猁蕞褪撮腔樓厥ㄛ嘉凝僚嬴勤森珨眻坋煦澄隅﹝

    1堎15桮17掁皈祰熏攁楰祀匊邿賂韜妢奻撿衄蛌殏砩砱腔笢僕笢栝淉笥擁孺湮頗祜ㄛ撈翍靡腔郩砱頗祜﹝毞毞粗き羲蔣§﹛﹛憩婓炾輪す軞抎暮善蔬昹蕉舷覃旃腔珨笚ヶㄛ笢僕笢栝淉笥擁欸羲頗祜ㄛ樵隅植踏爛6堎羲宎ㄛ婓奏啻埩炩靃繚祫褐羲桯※祥咭場陑﹜檣暮妏韜§翋枙諒郤﹝(剢窀貌)+1

    ﹛﹛祥躺蝝芄皆諂碩而襞嬼肺虃暱齠嘆僊遢姣槳萰黨誰騿〨馜熊躅魙飽8狻枑倳脹陓洘妗奀珆尨婓誘尪桴腔湮そ奻ㄛ模扽睿遞氪祥蚚婬奀祥奀華怬芛閒覂怀珘ん﹝﹛﹛婓彸沓惆徹最笢ㄛ拹阨揭燴釦奪燴刱捧A痑疤邦齬拹勍褫痐奪燴す怢ㄛ褫眕源晞華脤梑督昢⑹郖囀眒冪扠鍰賸勍褫痐腔わ珛ㄛ奧植饒虳わ珛腔勍褫痐笢ㄛ珩夔荂痐涴虳わ珛飲齬賸虳妦繫﹜齬賸嗣屾﹜齬溫甩礗炤蔣蒢佫蠅沓惆赻撩腔勍褫痐扠③桶﹝黃仲鳴平生愛看武俠小說,這方面的論著亦不放過。日前在書齋翻出一部舊書《中國劍俠小說史論》(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2012年),重翻一遍,深覺作者羅立群立論不凡,論述清晰。在武俠小說研究領域中,是部不可多得的專著。他將劍俠小說列為武俠小說一個重要分支。不錯,無論劍俠小說、俠義小說、技擊小說等等,都是武俠小說的分支。正如我將一九五四年,在梁羽生、金庸新派武俠小說誕生前的大部分舊派小說,稱為技擊小說。當然,舊派武俠小說不限於技擊小說,還有仙俠、神怪等等,只不過,技擊小說的產量較為大宗而已。羅立群闡釋「劍俠」這詞,在唐以前的文獻中尚未出現。《韓非子.五蠹》中說:「犯禁者誅,而群俠以私劍養。」將「劍」與「俠」的性質點了出來,但無「劍俠」的稱謂。《莊子.說劍》有「劍士」一詞;直至唐代道士羅公遠、葉靜能所注的《真龍虎九仙經》中,才有「遇劍俠」稱謂,經云:「第九遇劍俠者,或因遇於寶劍,亦得隨意東西變現也。」修道者因遇寶劍,道力突飛猛進,遂得神術,並冠以「遇劍俠」的稱謂。「劍俠」一詞即由此而來。羅立群說,「劍俠小說」在漢朝已見雛形,至唐發展成熟並廣為流傳,名篇如《蜀w客傳》、《聶隱娘》、《紅線》、《崑崙奴》等。而所謂「劍俠」也者,羅立群分為三種:第一種是「主要描寫武藝高強、忠信仁義的俠客,但也涉及精通法術、雲遊四方的修道劍仙,敘述雖各有側重,卻一概視為劍俠。另一種解釋則更為寬泛,......歷代猛將、義士烈女以及輕生蹈義者、婦人之有志節者一併收入,皆視為劍俠一脈,其標準明顯地大而無當。第三種理解是將劍俠的標準限定在高深莫測、劍術通神、奇幻無方的劍仙範圍。」羅立群的立論觀點為第三種「劍俠除了俠肝義膽、忠信仁義之外,更要具備神奇莫測的劍術。這裡所說的劍術不是一般的劍術套路,不是飄逸敏捷的武術功夫,而是具有神秘色彩和威力無窮的超自然的法術,具體表現為劍可搓揉成丸,藏於劍俠身體內,施展時白光一閃,御風飛行,指顧之間往返千里,削敵首於百里之外,斬妖魔於瞬息之間。有此劍術修為者方可稱為劍俠,描寫此類劍俠濟世除惡的小說便是劍俠小說。」民國時期,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可算是這方面的經典。陳洪為羅立群這書作序,將劍俠與宗教連在一起,「說到文化基因圖譜,宗教的維度對於劍俠亦十分重要。如道教的名角呂洞賓不僅『袖裡青蛇膽氣粗,朗吟飛過洞庭湖』,還以飛劍斬黃龍。至於唐傳奇《聶隱娘》所寫之將『縮微』收藏到身體裡,則來源於佛教的想像。」香港的技擊小說,一拳一腳、硬橋硬馬,看起來始終乏味一些;新派的武俠小說,神奇內功,雖不如「飛劍」那麼神奇,但能吸睛,能大盛一時。至於「劍仙小說」迄今已明顯式微矣。

    森撼岆峈旮踶韍萋邿窅悵潼頗壽衾枑汔窅俴珛悵玸珛督昢妗极冪撳窐虴馱釬猁⑴ㄛ竘絳窅俴珛悵玸珛峈腦膘秶婖珛詢窐講楷桯蛁踳蟭痗索忙狩蚇儠享髲ば嚂褡﹛珋婓隱婓游爵珩飲衄魂補﹝毞毞粗き夥源厙硊踏爛淉葬馱釬惆豢忑棒枑堤芢雄樓щ脹扢囥膘扢﹝

    壽昹弇衾陔罣瓮陲控窒ㄛ醱遠刓ㄛ瘀刓洈摯む盓霜霜冪ㄛч刓蟯阨遠惕ㄛ嘉備藝爵蚽˙涴爵諾ァь陔ㄛ詢鍵侒蘤逽牲弝苤偃卅棩晅蝖接鏽歜﹝﹛﹛陔貌厙控儔10堎16桮蝤釆м萴儺鶭ㄘ睡梩瑰岆苤枑р衪軠⑻▲褽蛅◎腔翋斐氪眳珨﹝諉覂,跤賸毅妡佹螂鼱√:猁繫甡楊楠遴暮煦,猁繫婓峚陓攬衭朵3樅埮熊鰓扑使洘,砃峚陓疑衭哫換祥夔る崏絳霜盄腔耋燴﹝

    • 黍俇涴う恅梒綴ㄛ蠟陑①蝥峉
      • 0
      • 0
      • 0
      • 0
      • 0
      • 0
      • 0
      • 0